首 页 —  文 章 正 文 —  誰是造價最終確定者
誰是造價最終確定者
文章来源:四川造价信息网 发布时间:2007-09-14 浏览次数:7649
誰是造價最終確定者

 
  (一)工程承包權是通過招標投標獲得的,價格結算方法是施工合同明確的,整整9個月的履約過程中誰也沒有提出過對造價確定形式的疑義。但工程竣工後,當施工單位要求建設單位以合同約定的按審價結論支付工程價款時,麻煩卻意外地出現了:建設單位因爲其上級單位不同意該審價結果而要求以審計結果爲結算依據。
  這是一起較爲典型的因工程審價與審計的爭議而引起的糾紛案例。
  值得业界关注的是,该类案件在国内政府投资工程、特别是国家重点投资工程中非常普遍,几乎所有的建筑施工企业或多或少都尝过这种滋味。而值得关注的是,在一些地方,关于对工程造价的行政审计可以干预市场审价的做法甚至已经开始形成或正在形成地方法規。 

  (二)那么,行政审计和工程审价究竟哪一个才是工程造价最终的确定依据呢?为此我们采访了有关专家。 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朱树英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工程审计与审价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由行政机构实施的检查被审计单位的会计凭证、帐本、报表及其他与收支有关的资料和资产,监督财政、财务收支是否真实、合法和有效的行为。目的是加强对公有制投资者资金进行有效控制,减少投资者滥用职权截留或转移资金,防止建设资金流失,是一种行政监督行为。而工程审价是以施工承包合同为基础,以承发包双方发生的实物交易为依据,按照国家建设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预算定额、工程消耗标准、取费标准以及人、机、料消耗等标准进行核算。目的是解决工程建设活动中工程造价的确定与控制,因此是确定造价的实施过程和行为。
  河南大學法學院張道雲教授也認爲,工程造價的確定應以當事人雙方簽訂的合同爲依據解決。如果當事人約定的造價是經過招投標確定的,只要招投標符合法律的規定,就應當以此爲依據簽訂合同;如果當事人約定的造價是經過審價確定的,只要審價行爲符合法律的規定,也應當以此爲依據。他還認爲,審計結論只針對建設單位,對施工單位沒有法律約束力。建設合同糾紛是民法調整的範圍,審計屬于行政法律規範調整的範圍。審計結論是一種行政決定,並不當然具有法律上高于其他證據的效力。因此,審計機關用審計結論來幹預合同的審價或招投標確定工程造價的原則,實際是違反《合同法》的行爲。 

  (三)建築業企業對廣泛存在的審價與審計糾紛仍然憂心忡忡,要求從根本上解決這一問題的呼聲也非常高。爲此,一些專家提出了三點建議。
  首先,目前工程建設領域出現的審價與審計問題,實際上反映了立法的滯後。雖然建設部的有關規章對此有所涉及,但立法層次太低,適用性差,而相關法規對此涉及承發包雙方重大利益的問題幾乎沒有涉及。因此,應通過修改《建築法》等途徑,立法明確工程造價形成的原則和程序。政府投資的安全運作需要保證,施工企業的利益同樣應該保護。如何在立法上明確工程審計與審價的關系,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其次,作爲實施國家投資的政府部門,必須認識到,雖然審計對工程造價強有力的介入可以有效堵塞政府工程資金漏洞,控制一些不合理的支出,但是,必須合理配置相關利益方在其間的權利,否則會因爲權利失衡而導致行爲本身缺乏合法性。因爲措施有效並不足以構成行爲的合法。實際上,審計幹預審價的措施一旦付諸實施,也就意味著合同條款成爲虛設,承包商也不能在工程完工時及時拿到錢。如果審計的效率再跟不上,很可能影響到承包商的下一步投資,從而影響到政府的信譽,也有可能造成工資拖欠(甚至成爲故意拖欠的借口)。
  第三,應該看到的問題的另一個方面是,事實上,行政審計並非完全不能介入工程造價的確定,但是應該解決介入的方法和程序。一方面,行政審計可以將目前的“事後介入”改爲“與建設同步介入”,及時將建設資金使用中出現的問題反饋給建設單位,促其整改;另一方面,也可以通過“合同約定”的方式,實施工程造價的最終確定。

打印   關閉   top